日本华文教育协会会长颜安:世代更替,而传统与文化长存

日本华文教育的发展与壮大,与中国改革开放,大批国人走出国门的时代潮流同步,上世纪八十年后,有大量的中国人开始来到日本就学,有些人带着孩子来到日本,据统计,在1990至2000年的十年间,在日华人儿童人数增加了1.1倍,2000年达到了近26000余人。与此同时,世界各国各地的华人社会中掀起了一股华文教育热潮,中国政府有关方面也顺势利导,重视华文教育,国侨办定期召开会议交流和总结经验,倾听第一线呼声,并着手编写教材。

据日本华文教育协会理事、同源中文学校理事长杨林老师介绍,进入21世纪以后,在日新华侨的增加,也提高了华文教育的需求,在祖国的支持与推进、中国驻日本使领馆的帮助下,在日本陆续出现了一些周末中文学校,多少年来,坚持下来的中文周末学校,开始长远规划,注重特色,扎实办学。

目前,在日本的华侨华人已有近百万人,在祖国的关怀与支持下、在广大华文教育工作者的忘我努力下,日本华文教育犹如雨后春笋,迅猛发展,迎来自己的“黄金期”,各类中文学校、教室层出不穷,学生人数大增。据2015年统计,使用《中文》教材的周末教室近60所,学生总数估计在3000人左右;另据横滨山手学校统计,在2017年4月至2018年3月期间,前来订书团体约70家、教材6000册左右,估算有4500人使用《中文》教材。

从全日本华侨华人联合会会长一职退任后,颜安先生带领着一般社团法人日本华文教育协会,真情投入到挚爱的华文教育工作中。6月11日下午,颜安会长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,深情地回忆起两年前,接受时任国务院侨务办公室副主任的委托与指名,开始投身于华文教育工作中的往事,他告诉记者:随着祖国的日益强大,我们身在海外的华侨华人,特别是下一代对中华文化的理解,对中国语言学习的需求,已经迫在眉睫。在中国国侨办领导的指导督促下,在驻日本中国大使馆的协力关注下,我们顺势而为设立了日本华文教育协会。

第4届大使杯中文朗诵大会,嘉宾与获奖孩子们合影。

谈到海外华侨华人及其子女的中国传统文化传承,以及最基本的汉语学习与华文教育,颜安会长指出:炎黄子孙,遍布世界各地,我们可以改变姓名、改变国籍,不知故土、远离家乡,但祖上留给我们的璀璨耀眼、世代不会暗淡的精华,我们必须要弘扬光大,并且传承给我们的下一代、传承给世人,因此在华侨华人中进一步扩大华文教育尤为重要。在采访中,颜安会长充满期待地表示;我有一个梦想,梦想是能够在东京都内,建设一所综合性的有影响的全日制中文学校,方便华侨华人子女就读,也招收日本儿童学习中文……

颜安会长的一问一答

问:首先,请您回顾一下近百年来日本的华文教育的历史。

答:日本华侨的教育,始于19世纪末,当时,在革命派和改良派在日宣传鼓动,以及清朝派驻日本领事的推动下,华侨学校开始建立,并成为华侨民族主义觉醒的温床。二战结束以后,旅日华侨组织重建,1950年至1980年代,在日本的华侨社会维持了6所全日制华侨学校,中日两国恢复邦交,以及缔结“和平友好条约”前后,侨校并无无明显变化。

问:上世纪80年代后期,大量“新华侨”进入日本之后,华人社会的华文教育情况发生了哪些变化?

答:我就是那个时候来到日本的,我所看到的当时的华文教育,以杨校长的同源、侯校长的睦新、张小兵的富士国际语言学校为典型。我认为,华侨华人子女的中文还是有基础的,无论听说还是读写,都接受了中国国内的教育,华文教育主要是如何维持他们的中文水平不退步。华教工作者从身边的朋友做起,陆续设立一些规模较小的华文教室,主要以国内语文课程为主。这与老华侨们的孩子可能不一样,因为华人家庭中孩子来日本增多,迫切需要有人教这些孩子学中文。

总之,这20多年,大量新华侨进入日本后,华教需求大量增加,但现有5所正规学校完全无法满足需求,因此,大量接地气的周未华校便如雨后春笋诞生。

问:您现在担任日本华文教育协会会长,从您的角度,给我们介绍一下目前在日本的华文教育现状。

答:好的。有几个方面可以重点说一下:一、目前在新侨中,已成规模的学校招生情况特别好,但也因为生源逐年增加,却面临着生源多、师资不足、教室不够等问题;二、一些新的学校也适应形势发展起来,这些新学校赶上了中日关系较好、经济交流增快的好时代,从一开始就看好华文教育市场,所以学校从成立开始,就想通过自己的特色吸引“华二代”前来就学,这些新学校比较注重课堂教学方法和内容。比如,在我们刚举办的华文教育研讨论坛上,武文学校介绍的,他们使用中日双语绘本作为教材进行华文教育,有的通过论语等古典诵读;三、也有一些面向幼儿的华文教育学校,来自中国的优秀幼儿教师,在日本使用国内的教学法,开始对幼儿开展华文教育,这是过去很少的,可以说,华文学校教育的受众年龄范围在不断扩大。

问:近几年来,在日本的华文教育得以迅猛发展,您看其主要原因是哪些?

答:在前不久的华文教育论坛上,同源中文学校理事长杨林老师做过一个总结,我觉得她讲得很全面,杨林老师是这样归纳的:一、网络宣传,加大了普及及告知力度,便于家长们得到相关资讯;二、现在的华人家长们与30年前的来日大潮时期相比,有很大不同,她们在安心做主妇的同时,更加注重对子女教育的投入;三、祖国的富强,使得在日华人家庭中,很大部分使用中文成为习惯,越小的孩子中文越好;四、祖国对华文教育非常重视,其支持程度包括人力、财力的投入明显增加,谁都可以获得免费的《中文》等教材,春夏令营等各种活动也让祖籍国离孩子很近;五、有中国驻日本大使馆领事部及历届担当领事的帮助与推进;六、有一群关心华文教育,热心热情不怕辛苦、不计报酬的默默奉献的好校长、好老师们。

第4届大使杯中文朗诵大会,汪婉参赞(左)与获奖孩子们合影。

问:日本的华文教育发展所取得的成绩,校长与老师们可谓功不可没。

答:日本的华侨华人对华文教育有着极大的热情,也愿意投入精力,所以有了现在的规模和成绩。他们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想让更多孩子学好中文,是出于一种由衷的爱国之情。

当然,靠华文教育想要获得经济利益的增加的确很难,这就需要靠着校长们坚定的信念和真挚的爱心,克服孩子学费低、教学方法独特、对老师要求高、一些家长配合的问题等种种困难与不利因素……,我也多次说过,没有坚定信念和真挚爱心的人,是做不好孩子的中文教育的,也无法坚持下来的。真的,她们都是出于对祖国的感情和自己坚定的信念,在日本兢兢业业、踏踏实实地做华文教育。

问:日本的华文教育的发展,又与祖国的强大的支援密不可分,请介绍一下这方面的情况。

答:国侨办为我们免费提供提供教材、派遣优秀人才老师在暑假期间来日,为孩子们带来“中华大乐园”的才艺学习培训,还有师资培训、国内青少才艺演出交流团来日等等,可以说,新时期的日本华文教育得以迅速发展,教学质量不断提高,与祖国的热情关怀与切切实实的支持,是息息相关,密不可分的。

大使杯中文朗诵大会颁奖仪式,前排左三为汪婉参赞、前排右二为颜安会长。

问:在日本的华文教育实践中,涌现了许多令人感动的人与事,请您给我们举几个印象深刻的事例。

答:杨林校长、候校长、张小兵校长……他们学校对孩子们的培养学习,是那种根源于生命、连接于祖国的教育,学生们毕业和离开学校后,不仅普遍成绩优秀,纷纷考入日本重点名校,而且对家长来说,当孩子长大之后,父母不会有一个“陌生的”孩子。我还想举一个例子,那就是阳光学校,这是在中国大使馆外交官们孩子的学校,程永华大使夫人汪婉参赞是该校校长,与在日华侨华人的孩子们相比,阳光学校孩子们的语言水平普遍高,在随父母海外赴任期间,造就了他们不忘母语的那种从容淡定的自信。汪婉参赞这些年来,对我们在日华侨华人孩子的华文教育也非常重视、关心和支持,特别是目前东京深受华侨华人关注,具有极大影响力和凝聚力的“大使杯中文朗诵大会”,在汪婉参赞的关爱与支持下,成为了孩子心目中“梦之舞台”。

问:在您看来,目前日本的华文教育存在着哪些问题,需要如何改进与克服?

答:在日本,中文是华侨子弟学习的第三语言,所以,比英语国家面临的课题严峻,需要继续注意以下几个方面,并加以改进:一、提高师质量,二、编写合适本土情况的教材,三、稳定师资队伍,四、解决教室不足的问题。另外,顺应时代的特点和需求,我们日本华文教育协会也正在着手线上线下的互动教育。

问:请展望一下日本华文教育的前景,对辛勤耕耘的老师,以及认真学习祖国文化的孩子们,请说一句您最由衷的希望与祝福。

答:我们非常希望与中国国内的有关院校建立积极的合作关系,形成互帮互动制度。最后,我想对老师们说:非常非常感谢,无论过去还是未来,老师都永远是镜子和明灯,照自己,也照亮孩子们;我要对孩子们说:世代更替,而文化长存,环境不同,而血脉和基因连着故乡,所以,别把母语忘了,更不能把祖国和故乡弄丢了,记住自己是一个中国人。

颜安近影。

颜安

日本华文教育协会会长,1959年12月30日出生于四川宜宾市,1979年-1988年解放军总政歌舞团演员,曾获全军舞蹈比赛、全国舞蹈比赛一等奖。1988年4月来日留学,1989年-1993年,就读于东京学艺大学大学院,获得硕士学位。

1997年创立公益组织“日本熊猫保护协会”,现任副会长。现为K﹠Q株式会社社长、东京华助中心负责人、全日本华侨华人联合会名誉会长,并出任中华海外联谊会 理事、中国侨联海外委员等多项社会职务。(本文照片均由颜安先生提供)

閲覧数:48回0件のコメント

最新記事

すべて表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