悼念 | 接近死亡时 才会珍惜生命

作者:颜安


听到廖雅彦会长突然去逝的消息,我无法相信,也不愿相信这个残酷的事实。


当时,我马上向詹孔朝总领事和林斯福会长确认。詹总回复:是,4月2日中午,廖会长家人怕在这种特殊时期麻烦大家,不让对外说,葬礼只有廖会长的家人,非常悲伤,多好的一个长者呀,一辈子献给了侨胞,年前我还去看望他,给他介绍汪先恩。”

林斯福会长回复:是的。然后,是无言的泪面。


生命脆弱,生命短暂,生命无常,生命珍贵!


东京华助中心还予定廖会长去逝的那个周内召开理事会,可突然,廖会长就这样安静的、悄无声息的走了...


我不禁鼻子发酸,眼泪怎么都止不住。我的手机上还留著他一月初给我的微信:“有り難うございます。1月24日《点亮東京塔中国紅》は行けないかも、すみません。ちなみに癌の進行を止める漢方薬あれはご紹介ください。手術はできませんので抗がん剤治療を今いたしています、有り難うございます。”


这个既理性又感性,更是善良的一生都贡献给于在日华侨华人事业的男子汉,这个沉静中却呼风唤雨的侨领,这个亲切的像大哥一样的老侨,这个为现任日本华侨华人联合总会会长,就这么突然离开了我们。

疫情紧急状态中的东京,旷世空城的静寂,就像也在悼念我们的老侨会长。


从现在起,这里是沒有廖会长的东京华侨会馆了,是没有这位杰出侨领和亲和的先辈了。对于死亡,一般人都怀着恐惧和消极的想法,其实,对像廖会长这样的在日杰出侨领,正是死亡放大了生命的价值和意义,而不是消失和抹去了生命的意义。



半年前,他身体不适,查出患病后也不声不响,每周还去一次华侨会馆工作,归于宁静致远中疗养,像一个避世隐居、满身劳迹的隐士,也不愿让人去看望他。


4月7日和8月的通夜·葬礼也没有通知大家前往参加。我呆呆的看着这张事后简单的哀悼报道,好像看到了灵堂,不!好像看到了天堂,好像看到了廖会长像平时一样在亲善看着我说话的眼睛,也好像在等待和期待老侨会长的某种嘱托......


廖会长安静的走了,从此不再牵肠挂肚,不再操心劳累,不再慷慨陈词,前呼后拥,好像连回头也不再看一下这个他曾经心切胸涌的人群和地方。



这是一种极其简洁,又极其慈悲、极其绚丽的与大家的告别,与此时此刻日本的旷世空城的悲凉溶为一体,所以更有它刻骨铭心的联想和记忆,


曾笑傲江湖,现隐匿于闹市,沉淀于宁静,既在历史上定格,又在今天混沌,更在大家心里闪光,简直就是在日华侨华人一段辉煌岁月的浓缩版。


东京华助中心的理事会沒能在予定的上上周举行,廖会长的早去沒收了我们的开会计划,但我仍然觉,生者与死者往往有一种默契的关系。我和廖会长,曾在同一期间,分别担任全日本新华侨联合会会长和全日本老华侨联合会会长,他是先辈 是大哥 是榜样,他走了,但他的容貌和声音怎么也挥之不去。特别是在当下疫情蔓延中,死亡,好像是一种排队,好像离每个人都不远,好像天使与魔鬼同在。


廖会长的离去,也许,並沒有为这大地增加或者减少什么,也沒为百万在日华侨华人增加或者减少什么,但是,我们应该记住他,真的,应该好好记住他。

閲覧数:234回0件のコメント

最新記事

すべて表示